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 - 期货分析网

本报记者张志伟王宁

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期货市场度过。他被称为期货市场的教父。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期货业协会副会长,经济学家常青树。同时也从事期货教育,在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担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他一直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理念,并担任金鹏期货董事长。

可以说,期货市场的发展是商品市场发展的一个缩影。

作为期货市场早期的理论研究者和试点设计者,长青见证了中国期货市场坎坷而辉煌的发展历程。他在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故事?近日,《证券日报》记者独家专访。长青感叹:期货市场自诞生之日起,就承担了价格改革的历史重任,为我国商品市场价格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完成了价格改革的历史任务,为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做出了贡献。目前期货市场硕果累累,正在逐步国际化,正在向世界定价中心的目标迈进。

调查期货市场

和系统设计。

1985年,长庆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国务院价格改革发展研究中心价格组。当时价格改革刚刚开始,处于双轨制改革的过渡阶段。一时间,价格改革引发的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质疑理论界双轨制的价格信号。价格改革将何去何从?进去还是出去?这些都是当时激烈的讨论。

为了实现国内统一市场价格体系的改革目标,当时的中青年理论改革者采取了破釜沉舟的态度,充分开展了多方面的应用研究。长庆还致力于中国期货市场的建立。

今年是期货市场成立30周年,也是长庆进入期货市场的第30个年头。

现在他60岁了。回顾过去,张庆对自己参与中国期货市场的设计和建设感到非常自豪。他还真诚期待中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国际定价中心,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我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恰逢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长青向记者讲述了期货市场的机会以及如何形成市场价格。这已成为改革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当时有一个百年老问题:市场价格是多少?这个问题的背景与1984年10月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密切相关。会议确立了以价格改革为中心,全面推进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任务。但在当时的中国,全面放开价格的风险很大,所以我们采取了过渡的方式。一是放开部分增量产品的价格,暂时保留存量的计划价格,即价格双轨制。价格双轨制改革是一种有益的创新,是中国改革的必由之路,符合整体增量、渐进改革的理念。然而,有一些问题让改革设计者感到惊讶。

长青说,当时问题很多。一是供不应求导致市场价格大幅上涨,整个社会价格空前上涨;二是流通极度混乱;第三,双轨制导致的市场无序;第四,计划内外都有社会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疑问——市场价格是多少?理论界很多文章认为,价格放开不等于市场形成,价格改革面临着进退抉择。事实证明,价格放开并不意味着市场价格的形成。

当时,随着这些改革问题,不同的研究小组正在探索的过程中研究商品期货。

1987年,长庆所属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价格组责无旁贷地成为领头雁。我们必须澄清这些问题。长青语气明显变差。经过大量的资料查询和研究,价格组最终从具体操作的角度研究了西方市场价格的形成机制。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商品价格体系的形成是以有组织的期货市场为基础的。

中国最早研究期货的是原外贸部。当时的研究仅限于国家如何利用期货市场,并没有充分说明期货市场的功能。

但这也是常青早期经历中听到的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国外期货市场介绍。但这是常青早期经历中听到的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国外期货市场介绍。

当时很多人认为期货市场的建立是因为西方国家有这个市场,然后学习引进,但事实并非如此。张庆说,起初,他不知道期货市场是什么。他研究了中国价格改革的形成。

1988年3月,国务院领导增加了研究期货市场的项目,价格构成了这个项目的承担者。同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加快商事制度改革,积极发展各类批发贸易市场,探索期货交易,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新的研究课题正式确立。

作为价格组的主要研究员,长青参与了期货市场建设的相关研究工作。他不仅写出了高质量的研究报告,还进行了整体设计和推广的试点。当时,他们提议成立一个临时机构来完成研究和试点任务。于是,通过有关领导的努力,成立了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

随后,1988年4月16日和6月27日,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在北京召开了两次全国研讨会,讨论了我国建立和发展期货市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以及期货市场的具体试点方案、期货交易机构和运行方式,形成了有关方案设计和试点的共识,推动了期货市场的研究和试点工作。

排除艰难险阻

推进期货市场试点

但他们也拒绝了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的提议。但他们也拒绝了期货市场研究工作小组的建议。

不会随意定价。常青说。价格不会随便定。”常清说道。

但是,坚持下去,最后还是会有所收获的。常清提到,在与商务部的讨论中,他们非常重视,并表示愿意支持期货试点。原因是他们经营的内贸是农产品,农产品往往今年很难买菜,明年很难卖菜。很多问题难以解决,价格大起大落,于是求助于期货市场。后来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扩大,商务部派了很多人加入,研究工作组越来越壮大。

确定粮食期货率先试点后,期货市场研究工作组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是寻找试点城市。

常青说:当时我带着一个三人小组到全国各地寻找试点城市。我们首先想到了广东,这个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是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热情。同样的,我们也找过上海,但结果差不多。当时真的很郁闷。这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但我并没有热情地去尝试。当时最难的是,见到任何人,都要解释未来是什么,起什么作用。聊了很久,对方迷迷糊糊的。

期货市场首先在河南省试点。期货市场首先在河南省试点。”

虽然这些问题已经解决了,但是还有很多问题等着我们。比如如何建立期货交易所,这是当时的重点工作。好在通过原外贸部的关系,我邀请了他,芝加哥的专家会做具体的讲解。特别感谢当时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副总裁William D. Grossman和CBOT的助理张桂英多次来京、郑州具体咨询,使我们的沟通设计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市场开发

虽然有起有落,但成就显著。

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试点成功,第二阶段是在此基础上不断发展,第三阶段是国际化,成为全球定价中心。

在试点阶段,期货市场经历了快速发展、治理和整顿两个时期。199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推出以现货交易为主的期货交易机制,中国期货市场正式启动。但真正上市期货交易是在1992年春天,粮食、有色金属、能源期货已经上市。这些商品的价格很快成为国内生产和流通的基准权威价格,统一的市场价格已经形成。由于交易量的快速增长,各地纷纷效仿设立期货交易所。当时当地政府注册了50多家期货交易所,市场一度处于盲目发展状态。

对于期货市场的管理和整顿,首先,1993年11月,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制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通知》,对期货公司进行了整顿,主要是清理了一些违规的外汇公司。1994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批准转发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关于坚决制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请示》,开始对期货交易所进行全面审查。1998年,15家交易所重组为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和3家上海期货交易所,期货交易品种由35个减少到12个。兼业机构退出期货经纪行业,期货经纪公司减少至180家左右。

第二阶段是标准化发展期。2000年以来,期货市场逐渐走出低谷,全市场交易量快速增长。其中,上海期货交易所铜期货跃升为全球第二大交易品种。2003年营业额达到11166.29万吨,10年增长了50多倍。同时,大连商品交易所大豆期货等品种成为国际期货市场的顶级品种。2006年,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成立;同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上海成立,沪深300指数期货于2010年4月推出,标志着中国金融期货的大幕拉开。

截至目前,我国期货市场、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风险业务、期货品种和板块、国际业务进一步推进,在助力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需求、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真正有效的作用。

回想起那段难忘的经历,常青很自豪。他告诉记者,中国期货市场发展了30年,最值得骄傲的三点是:一是不仅能尝试政策研究,还能亲自领导试点工作。一般来说,研究人员提出咨询方案,交给上级领导,工作就完成了。但当时我们决心不仅要学习,还要实践,挑战自己的极限。因此,从接触期货试点研究开始,我们就决心设计一个总体方案,并进行具体实施。第二,试点是成功的,将研究转化为实践。此后成功参与了郑州商品交易所、深圳有色金属交易所、上海金属交易所的前期设计和筹备工作。第三,改革者需要奉献精神。这些工作虽然无名无利,但把理想变成现实更令人愉快。

长青认为,能够以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做贡献是一种福气,他也一直保持着这种感觉。

1999年,他开始创业,但他仍然专注于研究和探索期货市场的良性发展。1996年秋,提出了定价中心的建设目标,后来扩展为一系列研究,为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提供理论支持。而且为了发展期货市场,我们一直坚持理论研究,重视舆论。

这是长青最喜欢的一句话: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期货分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分析网 » 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 - 期货分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