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原油期货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波动,市场避险情绪升温。与此同时,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发展迅速,市场结构不断优化。上期所特约能源支持的银河期货主办的原油期货网上高峰论坛上,业内人士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在亚太交易时段获得了一席之地,现在正逐步从到岸价格向集散地价格转变。

国内外的认可度和参与度都在不断提高。

据了解,经过两年多的发展,上海原油期货不仅交易头寸稳步扩大,市场结构不断优化,合约连续性显著提高。上期所能源相关人士表示,截至今年8月初,上海原油期货日均成交17.53万手,日均持仓量11.58万手,日均成交额达到514.33亿元,总成交额超过34万亿元。其中最高日成交量接近50万手,最高持仓超过18万手。部分交易日亚洲交易时段的流动性已经超过布伦特原油期货。

目前,不仅国内实体企业和金融企业对上海原油期货的认可度很高,国外投资者的参与度也在不断提高。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实体企业持仓比例达到38.5%,约为去年的3倍;企业的财务头寸也很高,最高时甚至接近总头寸的50%。目前,已有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名境外投资者在上海原油期货开户,63家境外中介机构完成备案。此外,华泰(香港)期货于8月4日正式获批成为上期所能源发行的首家境外特殊券商参与者。

联合石化亚洲有限公司贸易部总经理杨认为,总体来看,目前上海原油期货发展态势很好,既与国际市场有较高的相关性,也反映了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在一些特定时间点的供需状况。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市场人士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在运费剧烈变动却找不到相应工具的情况下,一些企业会利用上海原油期货和中东阿曼原油的价差来管理运费风险。“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可以理解为我们从中东购买原油后运到中国沿海的价格。与中东价格的差异是中间运费和保险费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在不断变化,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也在向集散地的价格变化。”

对此,上期所能源相关人士表示,这与年初以来上海原油期货交割能力的变化有一定关系。据了解,年初以来,为满足市场需求,上期所扩大了能源的交割库容量,原油期货的库点从9个增加到14个,交割库容量也从355万立方米增加到1070万立方米。

此外,经过2019年上海原油期货交割制度和方式的实践检验,除正常流入境内的原油外,共有791.3万桶原油通过报关、转关、复运等方式出库,并已运往韩国等地。市场认为,随着交割能力的扩大和交割量的增加,上海原油期货的供应流向进一步多元化,已从过去单纯的进口逐渐转变为出口,辐射整个东北亚地区。

今年3月,上海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与布伦特原油期货价差波动较大。对此,中化石油股份有限公司期货部副总经理梁毅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在运费、汇率和市场情绪的支撑下,表现出相对较强的抗跌能力,上海原油与布伦特原油价差大幅拉大。但交易所及时回应,通过增加仓库和调整仓储费,内外价差在4月下旬开始回归。此外,7月初国内现货价格疲软,部分客户选择抛出近几个月仓单,进一步推高了价差。整体来看,上海原油期货的运行确实为行业提供了买入、卖出和套利的机会。

建议在成品油定价中引入期货价格。

对于上海原油期货的未来,上述上期所人士表示,考虑到目前中国乃至亚洲的现货市场规模极大,未来大量新增产能将逐步投产,现货市场基础较好,交易所将进一步优化合约规则,完善交易和市场准入机制。

目前,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和成品油生产国。2019年炼油产能已达8.6亿吨,未来5年将有超过1.5亿吨炼油产能投产。此外,未来2-3年,亚洲其他地区将大量新建产能,为期货基准价的形成打下良好基础。

杨认为,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应成为市场的基准定价之一,有关部门将其纳入内地成品油定价机制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产业链尤其是炼厂积极参与上海原油期货,帮助其确定自己的购销成本。

“此外,要推出更多配套的金融衍生品工具,通过丰富和完善交易工具和方式,吸引更多投资者参与。特别是如果能够推出成品油期货,然后将原油期货价格纳入成品油定价体系,整个产业链的产融结合格局就基本形成了,可以推动整个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杨对说道。

荣盛石化(新加坡)副总经理陈红兵表示,交易所可以进一步优化原油期货的交割产品和交割方式。比如,即使仍然采用FOB的交货方式,也可以要求买方在限定的时间内将原油拉走;希望能推出月差交易,尤其是远程月差交易,对炼厂、供应商等更实用。

据上期所能源上述人士介绍,未来将推动日中交易参考价的发布和结算价交易机制(TAS)的启动,推动基于原油期货的衍生品上市,优化抵质押保证金制度,提高境外参与者开户和交易的便利性,推进保税现货市场建设,探索引入保险公司和商业银行参与原油期货交易,推动上海原油期货进一步发展。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行业客户对即将出台的TAS交易指令充满期待。科锐能源贸易(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新华表示,独立炼厂通过境外衍生工具进行保值仍不方便,对即将推出的TAS交易指令有很大需求。希望未来交易所能够优化交割油种、仓单流转、交割方式,促进公平市场价格的形成。

未来原油价格缺乏大幅上涨的基础。

目前,传统的能源市场结构正面临全方位的重塑。对于后期原油价格,中石油国际公司美国市场研究团队负责人郑兴阳认为,取决于美国原油产量恢复速度与市场预期的差异。

“未来3-5年,全球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中低速是大概率事件。叠加的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反复发生,导致消费者的心理和行为发生变化,从而长期压制社会整体消费水平。”郑兴阳表示,考虑到以页岩油为代表的技术革命改变了全球石油供应的规则,全球炼油产能过剩严重,新能源市场近年来发展迅速,传统能源市场将面临全方位的格局重塑。一些专业机构甚至预测,全球原油需求将在2025年前达到峰值。

他认为,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长期性,需求的恢复将是一个艰难而曲折的过程,在供应端没有快速大幅减少的情况下,油价不会有大幅上涨的基础。

“如果没有新的重大变量,市场很难做出方向性的选择。事实上,布伦特原油3月合约跳空空至45.18美元/桶的缺口阻力明显,这更像是市场宽幅振荡的顶部区域,而非中轴。”郑兴阳预计,如果需求不振导致油价大幅调整,供应端也会调整支撑油价。

本文来自期货日报。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期货分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分析网 » 上海原油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