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期货配资

一场来势凶猛的闪电崩盘,让姬敏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来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互不相干的公司意外纠缠在一起。隐藏在姬敏药业背后的“坐庄者”也赫然在目。

最近半年,明亚制药公司发生了两次“闪电崩盘”。2020年6月,船拉遭遇三个跌停;12月下半月,连续十个交易日下跌。在两次暴跌中,鸿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盛资产”)和深圳前海郑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凡投资”)管理的4只私募基金均减持,清仓姬敏药业。

2019年以来,裕盛资产和郑凡投资开始重仓姬敏药业。据中莱股份1月18日披露,公司在两家私募机构投资的4只产品金额合计为2亿元。加上杠杆,这四只产品仓位最高时,姬敏药业持有超过4.7亿元。加上其他产品,两家私人控股的姬敏医药的市值一度超过8亿元。

这些异常行为将隐藏的操盘手指向了长期以来知名私募经理李想。李想在投资私募基金的过程中,不仅承诺保本,而且基金指定的联系地址和人员都来自李想投资的公司。

李想是深圳市荣泰汇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泰汇通”)49%的股东。第一财经调查显示,李想拥有丰富的投资行业经验,从业超过15年,与券商、私募机构有着广泛的联系。

李想的另一个身份是备受追捧的炒股“老师”。他的合伙人持有一家销售股指期货配资、股指吧、股指配资等产品的公司90%的股权。2019年,一家与公司名称相近的股票推荐平台出现大量诱导高层接盘的投诉。

据第一财经调查,李想早年在浙江一家私募做操盘手,而姬敏药业恰好是一家浙江公司。如果真的有人在姬敏药业“坐庄”,是李想本人还是其他人?

与两只私募仓位的涨跌高度一致

2018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市场一直在质疑姬敏药业的“庄股”。从持仓变动来看,姬敏药业的两次闪崩都与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有直接关系。

中莱股份披露,2020年5月末,郑凡投资管理的季芳郑凡1号、郑凡顺风2号分别持有姬敏药业9864万元、7457万元,宏盛龙腾1号、4号分别持有7614万元、1.12亿元。截至6月底,四只私募基金的仓位分别降至5626万元、1671万元、5088万元和3598万元。

在去年12月连续十个涨停后,截至12月底,郑凡投资管理的两只产品已经卖出了姬敏药业,上月底的仓位还是70%。盛资产两只产品11月底仓位接近90%,12月底全部清仓。

明亚药业暴跌的时候是这样,上涨反弹的时候也是这样,和两家私募的仓位高度一致。

2019年10月,姬敏药业股价最高达到51.41元。与开市前8.3元左右的股价相比,累计涨幅约520%。经过一个月的震荡,最终在同年12月底触及55元,涨幅接近7%。

盛资产和投资均在此期间建仓。根据中来股份披露,2019年11月和2020年1月分别建仓了百胜龙腾1号和4号,唯一持股姬敏药业,持股金额分别为9665万元和6986万元;季芳郑凡1号和郑凡顺风2号分别于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买入,初始持有金额约为1.3亿元和8625万元。

2020年前两个月,姬敏药业股价震荡走低,最高价分别为55.9元和55.2元,最低价为50.63元和50.4元,跌幅并不大。此时,正是两家私募持仓最多的时候。

根据中来股份披露,2020年2月末,宏盛龙腾1号、4号分别持有姬敏医药1.33亿元、1.1亿元;季芳郑凡1号和郑凡顺丰2号分别持有1.24亿元和1.05亿元;郑凡投资前期潜伏的两只产品,郑凡民兴3号和4号,同期持有超过3.5亿元。两家私人控股的姬敏制药公司的总市值超过8亿元。

此时,姬敏药业总市值约为165亿元,除去实际控制人家族持有的股份,实际流通市值约为65亿元。也就是说,两家私募的市值已经超过了5%。

随后的两个月内,宏盛龙腾1号、4号、季芳郑凡1号、郑凡顺风2号的仓位下降了2600万元至3800万元,姬敏药业的股价也开始快速下跌,当年4月一度跌至42.3元左右。

到2020年四季度,两家私募开始大规模加仓。2020年11月底,郑凡投资的两只产品仓位重回97%和70%,而宏盛资产的两只产品仓位从略高于50%上升至90%。

与之相对应的是,去年12月16日闪崩前夕,姬敏药业股价从第一次闪崩后33元的低点反弹至42.23元,基本接近去年4月的股价。

幕后操盘手李想

为什么两家看似毫无关联的私募机构同时持有同一只股票,仓位如此之高?为什么他们的行动如此高度一致?

中国经营报》1月10日报道,除了注册地是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外,他们之间可能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联系。赖股份还表示,宏盛资产与投资之间存在密切关系。

据中莱股份1月18日披露,李萍萍、李想两位自然人于2020年1月7日出具承诺函,为鸿盛龙腾1号、季芳郑凡1号、郑凡顺风2号提供1.5亿元的补足差额担保,以保证产品赎回时的本息。

根据现有资料,李萍萍是深圳市中科杰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杰瑞”)和郑锦智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84%和39%。

在李萍萍之前,李想是中科杰瑞的控制人。2017年6月,王乐妍和李想在中科杰瑞的出资比例由39%和61%降至10%和49%,李萍萍成为41%的股东。当年6月,李萍萍接替李想,出任中科杰瑞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8年6月,李想将所持中科杰瑞股份全部转让给李萍萍,但他仍是公司董事长。

根据合同,宏盛龙腾1号、4号的指定联系人为易初;季芳郑凡1号和郑凡顺风2号指定联系人为黄建杰。但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20日,这四只私募基金统一由自然人余思敏管理;2020年3月20日后,易初负责联络。

易初现任中科杰瑞监事,曾与李萍萍共同担任深圳市祥瑞投资管理企业(以下简称“祥瑞投资”)的合伙人。2017年5月,祥瑞投资的投资方发生变更,中科杰瑞和易初分别出资50%。2019年4月,李萍萍接手中科杰瑞50%以上的出资,接替李想成为合伙人。

赖股份承认,联系公司邮箱时,易初的电子签名是荣泰汇通。也就是说,易初在担任中莱股份私募产品联系人时,其身份既不是其工作所在的中科杰瑞,也不是基金管理人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而是一家不相关的公司。

融汇通的注册地为深圳市福田区福田街道深南大道4013号兴业银行大厦3楼302室,与鸿盛龙腾1号、4号、季芳郑凡1号、郑凡顺丰2号的约定通讯地址一致。融汇通由李想和深圳中融六和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六和”)共同出资,分别占股49%和51%。名片显示李想是该公司董事长。

中来股份还表示,在投资鸿盛资产和郑凡投资的私募基金时,虽然李萍萍和李想都是发起人,但李萍萍只是作为中介,按照基金的实际盈利收取驻所费。如果没有收入,就不收费。这意味着,在四只私募产品的整个运作过程中,李想可能扮演了最关键的角色。

知名投资人的另一面

业内人士分析,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在买入姬敏药业等股票的过程中,可能只是提供资金渠道,充当投资顾问,负责具体操作,而不是真正的资金使用者。

李湘是谁?它与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有什么关系?

据第一财经调查,李想在私募基金和股票投资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目前工作超过15年,与券商、私募机构、个人投资者有着广泛的联系。

第一财经获得的资料显示,李想出生于1981年,2004年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2005年1月起在多家投资企业担任投资总监。2013年7月,荣泰汇通成立后,开始担任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2014年至2016年,李想在二级市场相当活跃,频频发表市场观点。在资产管理行业的一些网站上,很多以“独家专访”李想为名的投资文章至今仍保留着,并称其为资深金融分析师,在证券、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有大量实战经验。

相关文章称,李想2005年开始在私募机构做交易,从一名普通交易员逐渐晋升为高级交易员。2008年开始与券商合作理财,一年后获得“五六倍左右”的收益。2013年融汇通成立时,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元。到2015年初,管理客户资产已达16亿元,浮盈近40亿元。“公司净利润也达到了20多亿元”。

资深投资人、私募基金经理李想也是某券商的嘉宾。早在2011年,李想就出版了股票投资专著《太阳初起》,多次受邀培训多名券商员工和高端客户。

相比之下,李想和融泰汇通的投资就有些低调,他们管理的产品很少直接出现在二级市场。

网上持仓信息显示,2018年一季度,融泰汇通明道3号私募基金曾持有st锦华309.7万股,持股比例约为1%。此外,2018年2月,在汇源通信失败的要约收购中,融泰汇通明道3号和优树6号私募基金也是收购对象之一。

根据第一财经获得的信息,李想擅长中长期的大资金运作。“从机构出来后,主要管理大资金账户的财富”,这与鸿盛资产和郑凡投资从中来股份融资2亿元的事实颇为吻合。通过几次私募和杠杆,分散了上亿资金持有同一只股票。

但李想操作的融泰投资业绩可能差强人意,产品数量也很少。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融泰汇通共管理了十只产品。2020年三季度提交的资料显示,其管理的荣泰中融众信1号、荣泰汇通明道1号、3号现有规模已不足500万元,荣泰汇通优树2号、3号、6号、延发1号、明道2号已提前清盘。早年成立的两只投资产品也在2014年清盘。

配资公司与“股评大师”的结合

融汇通的另一位股东常跃平与资本市场的联系更为广泛。常跃平及其控制的中融六和等多家公司名下也有多家财务公司。

根据现有资料,中融六和由常跃平持股50%,常涵和世阳持股30%和20%。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常跃平为荣泰汇通实际控制人,石洋为法定代表人。

除了中融六和,常跃平还直接持有深圳前海鼎盈信商业保理公司(以下简称鼎盈信保理公司)和南阳卧龙六和小额贷款公司30%和20%的股份,间接持有河南中融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份,鼎盈信保理还持有一家相互保险公司的股份。

除财务公司外,常跃平、中融六和、荣泰汇通还投资了多家股权投资公司,其中部分公司参与了永泰科技、馨子药业等多家上市公司的成长。

永科技2015年披露,拟以23.85元/股的价格向包括深圳荣泰六和投资企业(以下简称“荣泰六和”)在内的发行人发行6708万股,其中荣泰六和认购约671万股。目前,荣泰六和还持有拟上市公司金冠电气0.29%的股份。2016年,深圳市荣盛六和投资中心(以下简称“荣盛六和”)通过佛山市科技孵化合伙企业认购馨子药业定增时的1592万股。

据永泰科技披露,荣泰六和委派的代表为陈家镇,当时陈家镇和世阳各出资50%,目前股东为世阳和深圳市鼎盈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盈信投资”);目前,融六和由常跃平和融泰汇通分别出资36.67%和13.33%。

据中融担保微信官方账号显示,2015年8月,融泰汇通还以普通合伙人身份发起设立新三板基金5000万元。次年6月发布的一份信息显示,“中融六合系”近年来参与了互动娱乐、欢瑞世纪等一系列投资。接下来将参与新天科技、力源信息、知乎人、森源电气等公司的增资并购。

融汇通的新三板基金运作情况目前不得而知,但资料显示,李想和常跃平分别以自然人身份持有华海影业和知乎人1%和0.5%的股份。

根据现有资料,鼎盈信投资由世洋持有90%股份,由现为中融六和董事的常欣怡持有10%股份。鼎盈信的投资业务多与股票相关。来自某企业征信平台的信息显示,该公司简介的经营范围包括常年对外销售股指期货配资、股指俱乐部、股指吧、股指配资等产品,但前几天已变更为设立行业。

关于丁鑫投资的公开信息很少,互联网上也没有关于该公司资金分配的信息。但是有一个股票推荐平台叫丁鑫盈投,和它的名字很接近。百度以鼎新赢、配资为关键词搜索,有8710条结果涉及鼎新赢投资,但多为股票投资相关的投诉和曝光,时间集中在2019年6-8月。

一些投资者发帖称,他们被陌生人拖进了一个名为丁鑫盈投的股票直播间。股票直播间里有“老师”教股票投资技巧,推荐股票。起初,大约半个月后,投资者有一点盈利。接着,其他“老师”也加入推荐股票,要求将钱存入指定账户,但存入后却产生巨额亏损。

这与姬敏制药倒闭前的情况一模一样。2020年4月,一些投资者在网上发帖称,他们在同花顺的账户被盗,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管了姬敏制药。当年6月,姬敏药业倒闭后,不少股民在股票吧发帖称被一些直播节目诱导接盘。

李想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炒股“老师”,备受投资者追捧。根据网络信息,至少从2010年开始,大量关于李想教授炒股技巧的信息在网上传播,向散户传授“一个稳定盈利的炒股绝招”。

投资者所说的“丁英信托投资”被诱导接手,与丁英信托投资是同一家公司吗?公司是否实际进行股票配股,李想与其接触多吗?到目前为止,CBN未能获得更多信息。

“坐庄”的是谁?

第一财经调查还发现,在几个企业征信查询平台上,李想的个人介绍中提到,早年在浙江一家私募做操盘手,管理资金约2亿元。但没有明确提及其操盘手的具体私募信息。

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自2005年1月起,李想先后担任东莞分享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分享咨询)、兴科投资工作室、深圳市龙欣德邦投资企业(以下简称龙欣德邦)、深圳市福泽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泽东方)投资总监。

分享咨询由李想单独出资;龙欣德邦由李想、邹德龙各出资50%,目前已注销;福泽东方现有股东为自然人谢忱。有一个自然人股东,2016年已经退出,在浙江上虞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除此之外,公司和浙江人、企业的联系方式也不多。

不过,李想确实与浙江的上市公司有过间接接触。融和2015年拟参与定增的永泰科技是一家浙江企业。其注册地为浙江台州临海化工原料基地,而姬敏药业也注册在台州,具体地址在黄岩区。

在2020年6月第一次闪电崩盘后,市场对姬敏药业“持股”的质疑已经铺天盖地。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不仅坚持,而且不断增加他们的立场。当年9月底,宏盛龙腾1号和郑凡顺丰2号几乎全仓持有姬敏药业,宏盛龙腾4号和季芳郑凡1号也大幅加仓。在去年8月份第二次加仓之前,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管理的四只私募都有浮亏,但整体亏损都在20%左右。就是这次加仓导致了后来的巨亏。

根据中来股份的披露,公司投资宏盛资产和郑凡投资产品时,李萍萍只是一个中介,与这两家私募机构没有其他关联。这意味着,补足高达1.5亿元差额的承诺可能由李想承担。

李想先后投资的公司中,有不少已经注销或退股。目前只有荣泰汇通在正常运营,但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元,持股的李绅医院也深陷困境。相比1.5亿元的保本承诺,无异于杯水车薪。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期货分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分析网 » 股指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