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公司报告

惊喜期

期货中介应该在期货交易者和期货公司之间起主导作用,但他们自己是代表客户交易的。损失发生后,客户将中介和期货公司告上法庭。佛山中院公布了此案的一审民事判决。

中介统一安排交易

据原告梁某称,2017年某日,杨某到梁某家中,向梁某介绍相关理财产品,并承诺保证产品保本,赚取可观收益。由于梁某对金融产品不了解,梁某和杨某明知G期货公司员工要去梁某家为梁某办理手续。员工将一大堆材料交给签字,但相关文件并没有留给梁,而只是叮嘱梁将它们存入账户。杨和他的员工告诉梁,他们必须按照要求回电话,但实际上,杨是统一安排交易的。案发后,梁某多次要求杨某提供密码查询账户资金状态和交易记录,发现账户多次异常操作后损失146705元,其中大部分是手续费。梁立即联系杨和G期货公司营业部负责人解决此事,但该负责人表示与其无关。

后来期货公司通知梁,杨愿意赔偿4万到5万元。事发后,梁向监管部门投诉,监管部门回函称G期货公司与杨之间存在中介关系。梁某认为,杨某未尽到合理告知义务,故意隐瞒身份,非法操作梁某的期货账户,造成损失,侵犯了梁某的合法财产利益。g期货公司在选择中介机构过程中未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对梁的实际损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人杨回答说:

1.杨的诉讼主体资格不合格。杨与梁未签订任何委托理财合同。杨只是一个中介。杨没有梁的账户,杨也无权安排其他人交易。梁所谓的损失都是他自己承担的。

2.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梁没有证据证明其账户由杨操作,也无法确认该账户的损失金额。此外,梁某也从该账户转出资金,因此梁某无法证明所谓的损失并非其本人操作所致。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晓期货风险,自负盈亏。此外,G期货公司已明确告知梁要注意密码保护,不要将密码告诉他人。不允许员工和中介接受全权委托,代客户理财。因此,梁不能要求他人承担损失责任。

被告G期货公司答复说:

I. G期货公司与杨是居间合同,杨作为期货居间人应独立承担基于居间关系的民事责任,G期货公司无需对此负责。本案中,2017年7月11日,期货公司与杨签订了《期货中介协议》。根据协议约定,杨既不是G期货公司的员工,也不是其代理人。杨必须表明自己是客户的中间人。

因此,G期货公司与杨之间的关系是居间合同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委托代理关系。作为期货中介人的杨,应当独立承担责任。即使杨某确实从事了非法经营,侵犯了梁某的合法权益,G期货公司也无需对杨某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g期货公司已完成对梁投资者的适当性评估,并将结果告知梁。g期货公司已完成对梁的投资者适当性评估,并将评估结果通知了梁。

3.梁将其账户交给中介进行交易,违反了其合同义务和注意义务。他有过错,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客户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梁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客户不得要求期货公司或其从业人员以完全委托的方式进行期货交易,期货中介不是期货公司的从业人员。委托人的委托代理行为的后果由委托人承担。由于梁知道杨的中介身份,声称要把户口交给杨,造成损失。实际上违反了合同义务和注意义务,未妥善保管密码,自行管理期货交易,有自己的过错。因此,根据合同约定,梁某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综上所述,G期货公司对涉案期货交易账户内的资金损失不存在过错或违约行为,不需要对居间人杨造成的民事责任承担连带责任,请求法院驳回梁对G期货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投资者被认定为主要过错方,期货公司符合法律规定。

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7月11日,杨与G期货公司签订《期货中介协议》。受G期货公司委托,杨向G期货公司报告签订期货经纪合同的机会,并与杨介绍的客户签订期货合同。g期货公司按照约定向杨付款。同时,该协议还同意禁止杨为客户操作或管理资金。

2017年7月20日,梁向G期货公司申请开立期货交易账户。当天,G期货公司对梁进行了普通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评估,得分64分。风险承受能力是C4(正)。G期货公司书面通知梁风险承担投资人、、R3、R风险等级的产品或服务,梁在G期货公司通知上签字确认相关通知结果。通过电子方式与G期货公司签订期货经纪合同。合同明确约定,梁选择的代理人不得为G期货公司及指定的中介业务人员,梁不得与甲方员工达成或签订口头或书面协议。

在开立上述期货交易账户的过程中,G期货公司对梁进行了电话回访。在回访中,G期货公司明确告知梁某,杨某是中介,G期货公司及员工不能保证梁某一定盈利,不会亏损。g期货公司、工作人员和中介机构不得接受梁的全权委托,也不得提供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和资金划拨服务,并提醒梁对密码保密。

佛山中院分析如下:

关于杨的责任。杨作为期货中介人,应当严格遵守职业道德,全面履行期货中介协议约定的义务,不得接受客户的全权委托或者代为理财。本案中,虽然梁某与杨某未签订书面理财委托协议,但根据梁某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所反映的事实,梁某取回了期货交易账户相关密码。梁发现期货账户内资金亏损,多次要求杨承担损失。本案中,杨某也确认同意赔偿梁某部分损失,杨某还收取了梁某支付的信息咨询费3900元。结合其日常生活经历,杨在涉案期货账户交易中具有较高的代客户理财行为。故法院采信该证据的证明力及梁的事实主张,梁的事实非常有力,故认定杨存在代客理财行为。杨的相关行为违反了期货中介机构的行为准则,对相关期货账户的资金损失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其期货投资应当谨慎。虽然梁某主张杨某等人作出了保本承诺,但梁某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即使杨某作出了类似的承诺,该承诺也有违投资的基本特征。梁要求杨承担期货账户的全部资金损失,实质上是规避和转移金融风险,违背了基本经济规律和公平原则。在G期货公司告知梁相关风险事项,且中介不得接受客户委托理财的情况下,梁仍同意代为理财。显然,梁也有明显的过错,这是造成期货账户资金损失的重要原因。考虑到杨某、梁某的过错程度,为避免当事人的诉讼负担,法院根据诚实信用、公平原则,自行判决杨某对涉案期货账户资金损失承担40%的赔偿责任。从法院查明的账户资金流入、划转情况来看,涉案期货账户资金损失为134196.95元,即杨某应赔偿梁某53678元。78元(134196.95元× 40%)。

关于g期货公司的责任问题。本案中,梁非法委托理财的是中介人杨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期货纠纷案件第十条规定:公民、法人受期货公司或者客户委托,作为中介人提供合约机会或者期货经纪合约中介服务,期货公司或者客户应当向中介人支付报酬。中介人应当根据其关系独立承担民事责任。g期货公司当然不需要对杨的违法行为向梁承担赔偿责任。此外,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G期货公司在开立期货账户过程中,已尽到相应的提示和告知义务,并明确告知其为中介人,杨不得接受客户的全权委托或代为理财。本案无有效证据表明G期货公司员工操作梁期货账户等违规行为。G期货公司没有明显过错,法院不支持梁要求G期货公司对涉案期货账户的资金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一审判决如下:

1.被告杨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梁损失53678.78元。

二。驳回原告梁的其他诉讼请求。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发生在《期货公司中介机构管理办法(试行)》颁布之前。

本文来自期货日报。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期货分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分析网 » 期货公司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