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业期货公司

据媒体报道,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民事判决书显示,鸿业期货在这起诉讼中因营业部工作人员的利润担保被判巨额赔偿。根据法院公布的信息,原告焦某最终投资损失83.55万元,而鸿业期货公司是因为期货经纪才这样做的。

因鸿业期货公司承诺焦某收益,私自进行期货交易,向焦某提供虚假报表,将焦某的资金挪作他用,焦某要求鸿业期货公司赔偿损失。

作为期货公司与营业部负责人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的代表,在后来的纠纷处理中,称焦某与鸿业期货公司建立期货经纪关系,焦某要求刘某承担投资风险没有事实依据。

如果没有证据证明焦起诉的事实,应当承担不能举证的后果。刘没有承诺焦某的收入和非法经营,也没有接受焦某的全部委托,不应承担责任。

在原审判决中,焦某主张鸿业期货公司应赔偿该声明,焦某要求鸿业期货公司赔偿其期货交易损失8352495元,并提出四点理由。原审判决认为:

基于上述认定,法院驳回了焦的全部诉讼请求。焦不服,提起上诉。高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据媒体报道,本案一审期间,焦未及时提供相关证据。二审期间,他提交了大量证据证明其上诉的事实和理由,人为延长了案件的审理时间,造成了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因此,发回重审后,无论审判结果如何,所有案件的受理费均由焦承担。发回重审后,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如下:

与焦鸿业期货公司签订期货经纪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期货公司从事经纪业务,接受客户委托,以自己的名义为客户进行期货交易,交易结果由客户承担。焦某主张其与鸿业期货公司之间存在委托理财关系,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

首先,鸿业期货公司员工主张在焦某处为客户提供盈利担保。2013年8月15日,刘任鸿业期货公司营业部负责人。为了处理焦某的期货交易损失,他以债务人的身份向焦某的代理人出具了借条和还款计划。刘在《期货经纪合同》签署前加入宏业期货公司,是本合同的授权签署代表。合同履行期间,在出具借据和还款计划时担任相关业务部门负责人。

刘表示,其出具借条和还款计划是被胁迫的,但其主张的理由是客户表示要告诉中国证监会等部门限制刘离开办公室。即使理由存在,也不构成对刘的胁迫。此外,借条和还款计划中的金额是否准确不足以证明刘被胁迫的主张。根据刘出具的借据及还款计划,结合刘的任职情况,主张刘未能提交相反证据证明刘在鸿业期货公司与刘签订期货经纪合同、履行承诺的盈利保本过程中,未作盈利担保。

宏业期货公司工作人员违反期货交易规则,保证焦某盈利。焦签署的《客户须知》第一条明确规定,期货经纪公司不得为客户提供盈利担保,不得与客户共享利益或者共担风险。客户应明确表示,任何期货交易盈利或不亏损的承诺是不可能的或毫无根据的,并声明期货经纪公司的任何代表或雇员在任何时期都没有收到过此类承诺。因此,在期货经纪合同签订前或期货交易过程中,该员工对某公司的盈利进行担保,不仅违反了《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也违反了鸿业期货公司的明确要求,属于无权代理或无权代表。

宏业期货公司负责挑选和管理员工,尤其是营业部负责人。其监事严格遵守期货交易法律法规、行业规则和合同约定,监督其未能以各种方式向客户保证盈利。刘在签订期货经纪合同前加入宏业期货公司,是合同的授权签字代表,在合同履行、借据和还款计划下达时担任业务部门负责人。

在鸿业期货公司通过客户指令明确提示禁止盈利担保,并要求其声明未取得该担保的情况下,焦仍盲目相信员工盈利担保,并向鸿业期货公司作出虚假陈述,对鸿业期货公司在期货交易中发布的交易结算结果未提出异议。因此,焦对其投资损失的发生明显存在过错。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鸿业期货在全国共有39家营业部、6家分公司,其中20家位于江苏省,其余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区。在中国证监会对期货公司的分类评价中,公司自2009年至2021年连续13年被授予期货行业A类和A类评级。

早在2015年,鸿业期货就已经登陆港股。2022年3月17日,鸿业期货a股IPO顺利过会。

年报显示,鸿业期货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64.0亿元,同比增长5。净利润8021万元,同比增长20%。2021年,鸿业期货代理期货业务产生的手续费及利息收入3.49亿元,同比增加25亿元。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期货分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分析网 » 弘业期货公司